中医针灸已向联合国申遗

5次点击率.

zhenj

(中国广州讯)中医打包申遗太难,中国瞄准单个项目申遗。中国已向联合国提交了中医针灸的申遗申请,有望成为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

中国卫生部副部长、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局长王国强前天於广州一项中医药学术讨论会透露此项消息。

王国强还表示:“原来中医申遗这个包太大,讲不清楚,专家也看不懂,所以我们决定分解开。最先申遗的是中医针灸,因为中医针灸在国外也很多,西方最易接受,我们强调的是中医针灸,而非一般的针刺。”目前中医针灸已经提交联合国教科文组织。

  • 韩医成功申遗,刺痛国人神经

韩医成功申遗刺痛不少国人的神经,韩国还拿出《东医宝鉴》做文章,而中医申遗已经喊了很多年,目前仍未见有动静。卫生部副部长、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局长王国强表示,现在中国也在积极争取中医申遗。中国不应该因为韩医申遗成功就不舒服。因为《东医宝鉴》里大量是中医的内容,说明中医在走向世界时与当地情况结合。

  • 中医体系庞大,申遗要分开

有消息称,早在2006年,中国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就曾向文化部报送了《中医药申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草案》,将中医理论、养生、中药、针灸等八部分“打包”成一个大项。而这一次,中国没有选择中医药整体申遗的策略。

中国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副局长吴刚表示:“这次提出针灸申遗也是根据以往的经验和联合国有关部门的要求,他们要求非常具体,不要一个大的中医,包罗万象,又有针灸、又有著作、又有技术、又有药,越具体越好。我们也是为了适应他们的需要,单把针灸拿出来申遗。”

  • 继端午祭申报成功后,韩国又拟中医改韩医申遗

他也说:“中国的中药在国外被称为“汉方药”,中医被称为“汉方医学”。继端午祭申报成功之后,韩国又传出拟将中医改为韩医申报世界遗产,引发了多方争论。2008年,世界卫生组织发布《针灸穴位国际标准》,韩国韩医协会表示,该标准中99%的穴位采用了韩国的定位。这就引起了一个不小的争论,究竟针灸起源于哪里?”

吴刚也说,上次世卫组织通过的穴位(《针灸穴位国际标准》),韩国有个别专家说是以韩国提出的穴位为基础。后来中国直接参与此项工作的专家出面澄清之后,马上就得到世卫组织的认可。韩国一些专家提出的是他们学术上自己的一些看法。

  • 针灸虽起源于中国,但申遗道路困难

“针灸起源于中国,在中国得到广泛应用,这是有目共睹的事实。在针灸传播的大多数国家这一点也是没有什么争议的。虽然针灸起源于中国,并在中国被广泛运用,并且疗效确切独特,但这并不意味着,针灸申遗的道路就是一片光明。目前申遗申请已经通过文化部提交给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评审过程将在封闭和严格保密的情况下进行,整个过程困难重重。”副局长吴刚就此也谈了他个人的看法。

吴刚说:“我觉得所为的困难就是在人家在讨论的时候会不会有些不同的看法和意见,这些都是很正常的,因为我不了解这个委员会的组成。我们从以前的这些,比如世界文化记忆工程里边,就会遇到一些困难,第一,我们没有成员在人家委员会里边,人家韩国有,话语权就在人家那,这说的是世界文化记忆工程,那个评审不是把中医保健评选为世界文化记忆工程了吗,中医保健是韩国在四百多年前用汉文字写成的一个关于中医的书。”

  • 中国针灸申遗的消息,迅速引起日本网民热议

一个非常有趣的现象是,中国针灸申遗的消息也被日本媒体迅速转载,并引起日本网民热议,很多网民在留言中表达了对中医的尊敬,称“汉方药”和疗法在日本“很有人气”,有部分网民表示,“针灸”是中医的精髓,早就应当申请世界遗产了。还有网民留言将针灸申遗与韩国联系到一起,表示中国如果要申请,就要“动作快”,还戏称“千万不要让某半岛国家抢了先机”。

前日,扶阳学派、新安医学、海派医学、岭南罗氏医学……各中医学术流派齐聚广州,是由国家科技部、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和广东省人民政府发起的国家中医药发展论坛首届学术讨论会。

  • 中医内部的流派很多,学派应该百家争鸣

中医内部的流派很多,比如火神派在民间很火,但是官方不大认可。对此,中国卫生部副部长、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局长王国强回应,学派应该百家争鸣,他认为应该少干预,支持各个学派自由发展。他表示这个论坛的举办就是基于两个“倒逼”。第一就是政策环境改善以及老百姓的需求倒逼中医的发展。第二是中医走向世界,国外对中医的认同和重视倒逼我们要加强中医的研究。

  • 中国国内各界赞扬,但中医监管仍需加强

“针灸申遗是件好事,不仅仅是表明针灸的国际地位,也鼓舞了我们这些中医医生。”前日,国家卫生部针灸申遗的消息引起了网友的热议,不少的中医专家很受鼓舞,希望能通过多方的努力,挖掘出中医针灸的潜力,发挥更大的作用。

中医申遗是为了保护和抢救,卫生部把中医针灸的申遗方案已完成并提交,说明中医在国家层面上得到重视并落实。有者表示:“遗产意味着数量稀少,濒临灭绝,亟需保护。中医延续了几千年,在西医还未流入神州大地,针灸这项奇妙的手法已经挽救了无数人的生命,治愈了无数人的病痛,在那些古籍中,扁鹊、华佗、李时珍等等,这些利用中医针灸妙手回春的‘神医’传说至今脍炙人口,殊不知,他们身后已经鲜有传世人。”

  • 不少非正规中医人士, 认中医陷入了信任危机

凤凰网转载广州日报一则报导指出,有不少人对中医津津乐道,希望藉此保养生息,延年益寿,中医是有很大潜力的市场的。可悲的是,一些应“潮流”而生的养生专家的轰然倒地,好比一颗老鼠屎搅坏了一锅汤,让中医陷入了信任危机,牵连兢兢业业的中医工作者。还有很多人叫嚣,西医是科学医学,开始对中医心存芥蒂。

“出于不敢拿自己生命健康负责的态度,越来越多的人不敢尝试中医,没了买方市场,自然愿意从事中医的人也越来越少,中医的衰落也不奇怪了。一个立志学医的年轻人,他很可能在考大学选择专业的时候,宁愿选择林林总总的西医学科,而不去中医专业。即使学了中医,也未必会去中医院。”

  • 正规中医院收入太低,医生变服务业技师

报导也揭露,中国国内一些按摩技师,本来就擅长中医推拿针灸,可嫌正规中医院的收入太低,跳槽去了服务行业,帮客人做足疗,按摩,推油。他们已经从医生身份转变为服务业的技师,工作上面对的人从需要解决病痛的患者变为需要休闲放松的顾客——那些针灸、火罐等疗法也派不上用场了。

诚然,即便是资深的老中医也未必说得出那些穴位中的玄机,无法精确量化解释中药的功效。这也让人抓到把柄,攻击其是“伪科学”。

  • 被攻击是“伪科学”,中医针灸行业雪上加霜

“就拿这次申遗的针灸来说,尽管经过几千年的实践证明是相当安全有效的自然疗法,但并不能包治百病,甚至临床实践中也不可避免地发生诸如晕针、断针、气胸、感染等特殊情况。当人们保护意识提高,动辄运用法律手段维权,针灸医师职业风险加大,比起原来,更是如履薄冰,一不小心就会引火烧身。出于种种顾虑,不断有针灸医师退出这个行业,让本来就从业人数很少的中医针灸行业雪上加霜。”

“有着深厚群众基础的针灸本该繁荣昌盛,本不该处于如此尴尬的境地。中国《宪法》第21条明确规定,国家发展医疗卫生事业,发展现代医药和中国传统医药。国家根本大法已经明文规定要发展“我国传统医药”了,如今却衰落到要申遗保护,更别说“发展”了。希望针灸申遗成功了,能够打响中医保卫战,不但能挽回颓势,更能让国粹针灸发扬光大。”

feng整理

(资料来源:网络新闻/ 南都网/新快报讯/凤凰网/中广网)

发表意见

你可到gravatar.com 注册一个免费帐号并且上载你的图像,以后只要在任何支持Gravatar头像显示的网站留言,你的头像就会自动显示

(必填)

(必填)

注:所提交的留言会先经过网站管理员审查后才显示